酒客巴巴

就是污。不然呢。

QAQ看了那个图。基友告诉我那是老吴自己设计的品牌。貌似还没上线,婷婷那个是拍完mv第二天早上回酒店的时候粉丝拍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真的表示不知道。

好甜QAQ

吴亦凡祝你越来越高。好可爱

还要越来越爱我~嘤嘤嘤。大家快去看视频。

奇妙的脑洞

有一个巨长的脑洞。

江流儿自小在寺庙里长大,那是一间不大不小香火却绵延不断的古寺。平日里除了师父的教诲,他就喜欢呆在那棵木芙蓉下看经书,小小的圆脑袋左右摇晃着,稚嫩的声音念念叨叨的。

一年又一年,孩童也长成了小小少年,这年的春天,木芙蓉长的格外茂盛,粉的白的,一朵朵小花苞绽放在枝头。但是在树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红横,随着时间越来越深。又是一日,“哎哟”,原来是好几朵花儿从上头落了下来,正好砸在那小光头上,江流儿抬头看了一眼,没想到后头却传来一声“小师父,你在看什么”,除了初一十五,这里鲜少有人来,江流儿转过头望去,是一个白衣少年【你们懂得长得so 美

然后就是江流儿和这个少年各种欢乐,小美人叫陵越,喜欢缠着江流儿让他讲经文里的故事给他听,高兴的时候笑的连芙蓉树的枝桠都在颤抖,哭的时候花骨朵儿也纷纷掉落,肿着一双大眼睛,“小师父,你会一直讲故事给我听的吧”,江流儿点头“嗯,自然”。哦,对了,江流儿坐着念经的时候,陵越没事就用两只手摸他的头,“真舒服,圆溜溜的”。【真是个坏习惯。江流儿惯着他。

陵越手腕上有一条淡淡的红印子,他一直调戏江流儿,说从前没有,遇上了你才有的,你说是不是姻缘线。江流儿脸红的连头顶都。。

然后江流儿长大了,陵越也长大了。

江流儿成了玄奘要去取经了,陵越送了他一串佛珠,说是亲手刻的,玄奘朝着木芙蓉望了一眼,发现芙蓉树上全是伤口。【男主啥都知道。

取经九九八十一难。最后一难被大乌龟翻了下去,那串佛珠自然是没了。

金蝉子回了佛祖身边,忘却前尘,好多年以后入凡间的时候遇上了一棵木芙蓉,眉眼弯弯,一口一句上仙,发生了好多不能说的故事哦。

木芙蓉历天劫的时候,被劈的只剩一魂一魄,金蝉子念上天好生之德用自己的精血重塑了他的魂魄,送踏入轮回。

轮回千百转,陵越作为天墉弟子,一念修仙。从小手腕带着红印,师尊看了皱了眉却没说话,陵越自然不当回事,尽心尽力给师弟当老妈子,然后好多年以后成仙了,天庭很热闹多年没有凡人修仙成功了,都来贺喜,佛祖说是有缘人就让金蝉子替他去贺喜,仙府里,陵越见来人,于是做了一个手辑,露出白皙的手腕子,无意间瞄了一眼,那条从小跟着他长大的红条条没了。【大概就是缘尽于此了。

支线:
我来解释一下,金蝉子脾气很d,老早以前被派出去收妖,然后实力强脾气坏的仙人没想到自己被伤了,一副你死定了的样子说“尔等蝼蚁。xxxxx”没注意血滴在了一片土地上,里头有一颗小小的木芙蓉种子。

后来木芙蓉发芽长大了。他的身边有了寺庙,终日闻香火,后来又有了江流儿的幼时陪伴,终于有了人型,所以为啥木芙蓉遭遇天劫的时候金蝉子用至纯的血液救他,一只妖怪没死还能救回来的原因。所以为啥他会有红血痕。

然后。卧槽好长。我写的好累。

然后转世遭遇了很多,才在这一世转世成了陵越,入了仙籍,因为他身上有金蝉子的仙气,修炼很快。so,佛祖说是有缘人。

最后陵越忘了所有啦。已经不在是单纯的木芙蓉啦,在天上见到金蝉子的时候,前尘过往就算了解了。所以那条所谓的姻缘线就没了。

然后就be了。

【老吴的玄奘和婷婷的陵越给予了我巨大的脑洞。

感谢看到最后的小伙伴。我爱你们。

mua

没眼看。

AppleCat:

vogue那个内场视频我自己看了好多次,写些自己的看法。

    1:26的时候凡先生叫了两声“威廉”手抬起来勾了一下然后走过去,再和婷婷一起走回来。作为一个广东人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们,走回来的时候婷婷问“影相啊?(拍照啊?)”然后凡先生说:“哏肯定啦。(那当然了)”然后婷婷接着说了啥被妹子的“哇~”淹没了听不清,讨论背景的对话我也听不清……但是婷婷最后说了“点样啊,不服啊?(怎么样不服啊)”是可以肯定的。

   

然后拍完了两个人并肩往外走,凡先生被叫住应该还有事要做,2:51的时候回头又叫了一声“威廉”使了个眼色点了点头好像再说等会见或者我走啦233333。(我绝对没听错,但是应该并没有牵手╮(╯▽╰)╭)      

后来坐到一起了,然后凡先生又要去工作跟婷婷打声招呼说了句话“我去睇下……(我去看一下)”我看嘴型,确定他们平时用粤语交流,一个广州话一个香港话其实没啥区别╮(╯▽╰)╭

  

凡先生和刘雯说完话拍完照往外走,视频可以明显看出他的头转了几下像在找人,然后8:29左右保镖(?)说“陈伟霆在那边”(我确定是真的,视频调了超清音质最好画面最好的时候认真去听就能听见)然后凡先生明显看到婷婷了扔下一句“不用管我了”就大步冲着婷婷走过去了,看图可以看见远方的婷婷和凡先生的背影。

   

婷婷在和别人开心的说话,那是大幂幂,官方直播以后有人发了录屏到b站,暂停可以看到大幂幂坐着婷婷和凡先生站着和她讲话。大幂幂好像发烧了,vogue后记有婷婷伸手给大幂幂试额头温度的图。但是聊的很开心婷婷看起来心情很好(。・ω・。)ノ♡说着说着手还在凡先生后脑勺晃了一下。凡先生左顾右盼一下然后9:04可以看出凡先生发现镜头看了两秒钟然后快速移开了,然后9:14说“xxxx要走了”。我听到的是凡先生说“我们要走了”但是我不确定(各位自己去听一下吧)然后带着婷婷走掉了……

  

   最后是和kk合照,凡先生真的好高,婷婷穿了高跟还是没kk高╮(╯▽╰)╭。合完照两个人就喝酒和说话。


    10:29婷婷终于发现镜头指了一下,凡先生也看着镜头有点吃惊的样子(其实从头到尾认真看完的话,凡先生在婷婷指给他看之前他已经非常明显的看见镜头两次了╮(╯▽╰)╭)

 

    以上。


    真的好甜啊这对cp,重新翻了春晚的视频和快本的饭拍来看,一些小细节越看越暖,今天就到这里吧,改天再认真写快本的小细节。希望大家把和我不同的见解或者对视频新的发现告诉我听呀(。・ω・。)ノ♡


    最后一个问题,凡先生为啥要到婷婷1121新歌微博评论“准备好了”?有些人认为是说vogue晚会准备好了,也看见有人说婷婷参与拍摄了凡先生的新歌mv……


    不管怎样我真心好喜欢凡等,两个人的年龄差啊语言啊身高啊相处方式啊都好特别,我很迷恋啊♡最后希望有大大来投喂我好吗(ಥ_ಥ)想看文……

   

  


【凡等】甜蜜蜜 第二章 下

 吴亦凡吸吸鼻子,鼻涕呲溜一声又被吸了回去,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他,黑漆漆的手在陈伟霆的手心里舍不得地蹭了蹭,“嗯,其实也不是很疼,但是弟弟你怎么吹得气都是香香的。”,说着还凑近使劲嗅了一把,脸上的五官全部挤在一起,嘴巴一撅,鼻子一皱,“真的好香。”,陈伟霆有些不好意思往后挪了挪,“泥补药靠窝这么近,好臭。”,还夸张的捏住自己的小鼻子。说完就放下吴亦凡的手,一跳一跳的进去院子,吴亦凡一个人站在树底下,手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咧嘴一笑,也跟着跑进了屋子。

李姝被陈锦拉近屋子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点不高兴,嘴里碎碎念的说要回去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就知道在外面给他娘丢脸,陈锦在边上笑的弯了腰,“我说,男孩子顽皮不是挺正常的,回头你别把他弄的呆头呆脑的,着急的不还是你。”李姝被堵得瞥了她一眼,自顾自的坐在床延上,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碎花布床单,打量着这件屋子“你说给我带的衣服呢?拿来给我看看呗。”,“不过是最近流行的衣服,再说你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也不见得多喜欢。”,陈锦从之前的袋子里费劲的抽出几件,边说边抖着那一团,一水的垫肩小西装和一步裙,李姝看这倒是欢喜,“你啊,就知道笑我,这些衣服可比咱们这儿的洋气多了。”,说着还拿起一件,对着自己比划,拉着陈锦问好不好看,高兴地和个大姑娘似的。

“姨姨穿的真好看,”陈伟霆刚刚从外头进来,就看到李姝穿着这件藏青色的小垫肩,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转,甜甜的就这么来了一句,李姝听得笑的合不拢嘴,蹲下身子掐了把白嫩的笑脸,又捧着小脸蛋亲了几口,可是张嘴啊了半天也没说出句话,回头有些尴尬的看着陈锦,“你这孩子叫什么,也不和我说说,我这做姨的都不好夸夸。”,
“陈伟霆,伟霆。”
“这倒是个好名字,听着就伶俐。”,李姝看了看面前的小娃娃,“伟霆真是个好孩子,姨姨回头带你去看大马戏啊。”
“妈 !!!!!!!!!!我也要去,你怎么不带我去,我要和霆霆一起去!”,李姝一听这嚎就没好气,“你给我死过来,”吴亦凡磨磨蹭蹭的挨着陈伟霆站着,都没理他娘,光顾着和弟弟说话,“霆霆,你这名字真好听。”,“我,我你知道我的名字不,我叫李。。”,
“吴亦凡,过来,就知道你小子整天胡说八道的,看我回去收拾你。”,吴亦凡吓得一缩脖子,磕磕巴巴的眨着眼睛,小孩子哪知道多少,看着有人在,胆子大了不少,还敢回了句,“本来就不叫吴亦凡。”,李姝伸手将他拉到面前,狠狠地盯着他,“除了在姨娘和你弟弟面前,以后不准再说这个。”,没说要揍他,也没说不给买玩具,但吴亦凡知道他娘这会儿真的生气了,只得愣愣的点头。

吴亦凡打小就是在李姝娘家长大的,那会他爹在外头忙着军务成天不回来,基本看不到几面,这老李家就偷偷给他取了李嘉恒这名字,这一喊就是4.5年,到后来怎么也改不回来。吴亦凡他爹的意思就是随他去,这名字就在家里当个小名儿,谁知道被他姥爷知道了,拐杖在地上敲得震天响,坐在太师椅上喘的和要命似的,“我老吴家的孙子怎么能取个外姓,立马改回来。”一家人没一个敢出声,李姝心里头就有些不高兴,你孙子不也是我生的,到底是没胆儿,这名字这事儿就压了下去,李嘉恒这名字也就在吴亦凡婆婆家才能听到,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自个儿就给漏了底儿。 


【凡等】甜蜜蜜 第二章 上

吴亦凡带着陈伟霆回来的时候,小胖手紧紧的握着他,弄得陈伟霆在路上甩了几次都没得逞,憋着嘴不高兴了半天,到最后也就随他去了,老老实实的吃着冰棍儿,两只小小的手就这么牢牢地牵着,就算手心里全是汗,又黏又滑,陈伟霆也都没再想着甩他开,除了陈锦,吴亦凡大概是第一个。

 

“你给我过来,你要气死我是不是,你把你弟弟带哪儿去了!还有看看你,这衣服,早上刚给你换了新的,这会儿怎么脏的和泥人似的。你怎么不学学你弟弟,真是又干净,又听话”吴亦凡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衣服上的痕迹,黑的,黄的,这一块,那一块的,脏的和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就是隔了老半天也不出声。李姝等了好一会儿连个屁都没有,上手就扭着吴亦凡的耳朵有点用力的往上提,气的脸都发了红,吴亦凡整个人都被他有点带了起来,就这样,他都没松开陈伟霆的手,就像粘了502胶,松开就会流血流泪。“你,你今天真是太不听话了”,也是个有身份的人,吴太太也是憋很了才尖着嗓子喊了这么一句,边说边把他往家里拖,但他又不肯松开后头的陈伟霆,李姝急的一巴掌拍在吴亦凡的手上,那声音肯定没少下力气,小手立马就肿的和个发面馒头一样,陈锦在旁边看的有点心疼,这小孩儿嫩的和小莲藕似的,一不小心哪儿坏了怎么得了,更何况,老吴家就这么个孙子,出个好歹,她这姐妹这往后日子也不好过,正想着劝劝她,就看到一只白嫩的小手从旁边拽着李姝的衣服,细嫩的小嗓子清脆的和铃铛一样,“姨姨,是哥哥给窝擦手才弄脏的,泥补药怪他,”李姝转头看了眼陈伟霆,一双眼睛水灵又无辜的盯着她,倏地就心软了,上手也卸了劲,陈锦趁这时候拉着李姝说是从香港带了衣服给她,女人都爱漂亮,尤其是长得好看的女人。刚才还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转脸就笑的和多花儿似的。

 

等她俩都进了这屋子,吴亦凡这才敢回头看陈伟霆,起初的时候陈伟霆以为他会哭,毕竟他是个吃不到东西都会嚎的笨蛋,可谁知道,这个傻子笑的这么开心,可真丑,嘴一张,眼睛眯的缝儿都没了就光看到牙龈了,陈伟霆觉得自己应该还是嫌弃他的。“弟弟,你真好,要不是你,我今天一定被揍死。”说着还不得劲,身子使劲摇了两下,“嗷呜”刚刚被抽过的手立马疼的和针扎的一样,吴亦凡这下绷不住了,这眼泪眼看着就要掉下来了,“泥刚刚补是补痛捏?”陈伟霆有点搞不明白,他被陈锦打的时候,总是哭得很大声,因为那样妈妈就不会再打他了,还会抱着他,说个他买玩具,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吴亦凡刚刚那么坚强,现在却忍耐不住了,“我。我那是不想让你觉得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在你面前勇敢点儿。呜呜呜啊啊”说到最后也没明白这家伙想说什么,但是从他呜呜咽咽的声音里还是能明白点,哦,他是想在陈伟霆面前表现一下,但是实在是太疼了,而且李姝的长指甲又刮着他了。吴亦凡就这么抬着手,哭的整个院子都是他的声音,陈伟霆没法了,站在他对面,但是一点儿都不想理他,又不能看他这么嚎下去,牵起他的手,送到嘴巴,默默地吹着气儿,嘴里还小声地念叨着,“痛痛飞走辣,泥就补会痛了。”吴亦凡一颤一颤的止住哭声,揉了揉眼睛。陈伟霆在他眼里就像个小天使。年前,他妈妈带着他去过教堂,那里面的人告诉他这世界上是最好看最善良的人就是那个贴在窗户上长着翅膀,笑的甜美的小人,自那吴亦凡执着的认为天使一定是存在的。李姝都不知道笑了他几次。

 

等陈伟霆抬眼再看吴亦凡的时候,发现他那张有点黑的脸现在红得不正常,那样子真的难看死了,但也是他俩短暂的认识时间里,陈伟霆头一次没有嫌弃的感觉,“泥有没有好一点?”

 

【憋了半天,心累】

【凡等】甜蜜蜜 第一章

1983年的夏天格外的炎热,仿佛不管穿多少都能热的人都化了,就连空气都无法带动。轮船发出一声悠长的汽笛声,慢慢的驶向了港口,在船身终于稳定后,船舱的大门终于打开,人群迫不及待的像蜜蜂离巢似的从里面涌了出来,奔向那个巨大的港口,欢笑声,叹气声,哭声,交织在一起,陈锦穿着一条素色的长裙,随着海风肆意飞扬,一头乌黑的长发简单的扎了一个花绑在后头,冲撞的人群好几次将她挤得差点摔倒,她也只是咬着嘴唇踉跄了几下,手里紧紧拿着一个小小的布袋子,身边竟然还跟着个5,6岁的小娃娃。

漂亮的小西装,可爱的领结,还有那擦得发亮的小皮鞋,相比较陈锦的朴素这个小孩儿看着就像富人家的小少爷。白嫩的小手摇了摇她的手臂。

“妈咪额,窝好热”,“阿b乖啊,妈咪马上就带你回家啊。”陈锦蹲下身子,怜爱的摸了摸小男孩儿的头发,幼儿柔软的发丝触及手心,让她终是露出了笑容,掏出手绢,细细的擦着小脸上的汗珠,一张粉嫩的脸蛋此时被热的就像涂了胭脂,葡萄似的黑眼睛随时能滴出水来,小嘴有些不高兴的噘着,陈锦停下擦汗的手,刮了刮他的小鼻子,“妈咪带你去吃冰好不好啊?”小男孩儿舔了舔嘴巴乖乖的点了点头,也不再闹腾,只是将陈锦的手抓的更牢。

 母子两个费了好大劲才穿过了厚厚的人海,又喊了辆三轮车,从吵闹沸腾的港口,再到静谧的大院,七弯八拐的不知道穿了多少小巷子,绕过了多少小弄堂。最终在一个种着梧桐树院子门口停下。巨大的树根盘踞在墙角处,繁茂的枝桠,郁郁葱葱的嫩叶,洒下一片阴影。陈锦抱着已经睡着的陈伟霆站在大门口,有些年岁的铁门,上面的漆也掉的七七八八,露出里面红色的底子,陈锦隔了许久,深呼一口子像是放下一般,才踏进了这道门。

 午后的院子,只有一条小白狗躺在屋檐下吐着舌头乘凉,其他人家不是在外上班,就是在午睡,陈锦也乐得清闲,竟是哼唱起了小曲子,“悠悠海风轻轻吹冷却了野火堆,我看见伤心的你,你叫我怎舍得去”温柔的嗓子在粘稠的空气里简直是一缕清风,带着丝丝的爱意和伤感,陈锦将陈伟霆放到那张小床上,自己开始打扫卫生,这屋子已经太久没人居住了,除了灰尘大概就剩下那些在这里做窝的蛇虫鼠蚁,将大片大片的白布掀开,陈锦看着老旧的家具出了神,“砰”一声,原来是桌角不堪常年的白蚁啃咬,断了一条腿。

  军院的吴太太,一早就开始焦灼的等待,自小的姐妹终于从香港那地方回来了,把把手指头算算,少说也有了6.7年,那次通话说是要带着儿子回来常住,可把她高兴坏了,抱起自己小儿子就是一顿猛亲,吴亦凡皱着小眉头推拒着,也不说话,就是伸着手一脸的不高兴,吴太太早就习惯了儿子的反应,对着那圆溜溜的脑袋一顿搓,“大宝,你弟弟就要回来了!!”大概是每个男孩子的执念,有一个弟弟就能彰显哥哥的威武了,吴亦凡这时候倒是咧开嘴笑了,整个牙龈都露了出来,吴太太有点嫌弃的放下他,跑去和吴先生说这个喜讯,倒是留下吴亦凡一个人呆在大厅里,手里还拿着玩具枪,依旧笑得一脸傻,自那以后他都不知道问了多少回,妈妈,弟弟怎么还没回来啊,吴太太闹不明白,都说小孩子忘性大,这吴亦凡怎么就天天惦记着这个没照过面的弟弟呢?每次都敷衍他说快了快了。照理说吴亦凡也该忘得差不多了,实际上是他比他妈妈还着急,私下里还偷偷的藏起来自己的玩具枪和玩具车,他爹有下属带着孩子来的时候,吴亦凡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没玩具就是没玩具,他们都不能和我弟弟比。

  这日一大早,吴亦凡小心的又将五分钱塞入自己小罐子,这可是姥爷过年时候的压岁钱,好不容易存了点儿,以后还要给弟弟买冰棍儿吃。放完之后又爬上自己的床,掰着手指头心心念念的想着那个可爱的弟弟。“宝儿,大宝儿,给我起来,你娘带你去见你弟弟!”吴亦凡模模糊糊的不清醒,就听见弟弟俩字,一下子弹起来,那动静和个小弹簧似的,他娘点了点他的小脑袋,“是啊。麻溜点儿起来。”吴亦凡下了床之后两条小长腿快步的本想自己的小衣柜,准备套上年前新做的衣服,他妈妈在后面笑的花枝乱颤,“傻儿子,你这是要热死自己啊”到了最后,就套上了西装小短裤和一件格子小衬衫。他又不满意,扭着身子说不好看,可是把人给笑坏了。

 司机带着母子俩兜了大半天才到哪儿,还没下车,吴亦凡就眼尖的看到一个小铺子,吵着闹着要买冰吃,吴太太伸手在他脑袋上刮了一下,又没办法,只得停下车子,给这小东西买了甜甜的冰,到手之后,他也不吃,就端着小碗看着,笑的和拿了小红花儿一样,吴太太也不理他,看着窗外,不消一会儿就到了。

  陈锦还在费力的将屋子里的坏桌子搬出来,忙的一身汗,头发黏在额头上,这手上实在是没了气力,身子一歪差点就倒下了,好在有人及时扶住了她,陈锦侧头一看虽说是个陌生男人,但是他身后那女的倒是熟悉,不知怎么滴,这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吴太太见这样子忙上前,拿着丝绸娟子给她擦眼泪,一边安慰道,自己也是激动地热泪盈眶的。姐妹俩多年未见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司机也正好帮着陈锦搬那些个不要的家具,手牵手的坐在院子的石凳子上说着这些年的变故,谁家小儿子为了个女的偷了东西吃了牢饭,谁家女儿又和大十岁的男人跑了种种之类的,,一阵热风吹过,“莎莎”的树叶声,海域吵死人的知了声,但也不妨碍她俩就这么坐着,吴太太摸着陈锦的手一阵舍不得,憋都最后只说了句“苦了你了”,陈锦没说话,就朝着屋子里望了望,吴太太也明白,为了孩子啥也是值得的。吴亦凡还端着碗就傻傻的呆在门口,也不进去,看着倒是不敢似的,吴太太眼睛一瞥就看见他了招了招手让他过去。吴亦凡蹦跶两下跑到她俩面前张嘴喊了句“姨娘”,陈锦笑着从手帕包袱里掏出2角钱,要给他,吴太太还没来得及拦住,就被吴亦凡一把接过,说了句谢谢姨娘,气的吴太太眼睛都瞪圆了,吴亦凡虽说有些害怕,但是捂着小拳头把手放在背后,就是不松,陈锦看着这多母子笑的开怀,也说道,这好多年才给了那么一回,就算是这么多年的压岁钱了。你也别吓着孩子。吴太太叹了口气,正好看见了在桌子上的甜冰想要吃上一口,吴亦凡眼明手快的将钱塞进裤袋里,端起小碗不让他娘吃,这会儿吴太太这脾气是上来来,“吴亦凡,你给我过来”吴亦凡苦着张小脸,又怕又舍不得的递上小碗,他娘像是故意气他,几口就吃的还剩一点儿了,吴亦凡一看急了,立马嘴一张,哭的和什么一样,嘴里还唧唧歪歪的“这是我给弟弟买的”“妈,你赔我”两条腿不断地蹬着,陈锦这也是一头雾水,吴太太倒是镇定给她说了那么回事,陈锦捂着嘴直乐,“凡,你弟弟知道你有这心,一定高兴,别哭了啊。”吴亦凡这时候就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把抢过他妈手里的小碗,哭得直哆嗦。

  “妈咪,窝好渴”,这边还在乐着,那头陈伟霆已经醒了,他躺在床上扭了半天,也没看到陈锦,倒也不害怕,磨蹭着小身子从床上趴下来,自己乖乖的套上小皮鞋,慢悠悠的撩开帘子,对着屋子外头的那片欢笑声喊了声。陈锦抬头看到自己儿子醒了,开心的伸手让他过来,陈伟霆其实不那么高心,天气热的他懒得动,而且还有个嗓门大哭的稀里哗啦的呆子。耐不住他妈的深情呼唤,一扭一扭的走过去,吴亦凡其实在陈伟霆喊妈咪的时候就停下了哭声,清脆的声音在他听来简直就和隔壁叔叔家里的小黄鹂一样好听,他摸了一把眼泪,才看清他这个朝思暮想的弟弟长啥样,粉嫩的小圆脸,又大又圆的眼睛,还有似乎是不高兴噘着的嘴巴,吴亦凡心想,弟弟的眉毛都长得好看。还穿着最流行的小西装,圆头的黑皮鞋,整个人漂亮的和娃娃一样,吴亦凡又想到自己穿的,就嘴一张又差点哭了,但他留了个心眼,看了看陈伟霆的反应,果不其然,两条小细眉又要皱起来了,吴亦凡连打了好几个嗝才把这要哭的情绪压下去,将手里最后的一点冰送到陈伟霆面前,“弟弟,你吃,我以后就是你哥哥了。”陈伟霆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泥ci过的诶,而且泥又不si窝哥哥”软软的语调还有怪怪的普通话在吴亦凡眼里大概都是可爱的,可是那句“你又不是我哥哥”深深地刺激到了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拉着陈伟霆的手就往外跑,手上还糊着鼻涕眼泪,陈伟霆就差没甩开他的手,要知道他最不喜欢不干净的人了。陈伟霆被他拖着跑了不知道多久,累的就差喘不上气,停下喘了好久,才发现自己在一家小卖铺门口,吴亦凡踮着脚趴在小窗子上,朝里面大喊,“有人没,我买冰”喊完又回过头看着陈伟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你喊我声哥哥呗”说着又是摸了一把鼻涕,看的陈伟霆都不想理他,最后他指了指被藏在棉花被下面的箱子说,“窝要吃冰棍”。

 陈伟霆一手被牵着一手拿着冰棍啃得起劲,看的吴亦凡眼馋,但他更喜欢看弟弟,毕竟人小,天又热,这黏糊糊的糖水儿融化了顺着小手就要往下滴,陈伟霆急的原地跺脚看着吴亦凡,吴亦凡这时候还想着怎么哄他喊哥哥,“你喊我,我就帮你擦干净”,陈伟霆一听不高兴了,嘴一瘪,这眼泪就在眼眶里直打转,吴亦凡没办法拉出自己的衣服帮他擦手,边擦心里还美滋滋的。陈伟霆看他这样还能一脸傻笑,心里也是认定了这人估计是个呆子,笨得要死。


 别在微博刷凡等,因为凡等是rps,他们没有角色基础,太容易招黑 .

快本出来后请安静如鸡,刷单人,不带凡等tag。

梅格妮不喜欢cp,我家要是刷,很容易被人说倒贴,真的爱他请客制。

不要说什么我就萌一晚/一个月凡等,玩玩而已。请问你玩的谁,人家偶像不是给你玩的。最近等等已经很多事了,不要再拉仇恨了。

【提个醒,看到微博洗他政治立场的不要转发,有种东西叫做捧杀。捧得越高死得越惨。女友事件不掺和。


我想静静

我家凡等我来算一下。

第一次应用宝双人代言分开拍。后期特效。也是醉了。没见过双人广告分开的。但是超级默契。看开头的推门以及对视。


第二次应该是爱奇艺之夜。老吴后援会都组织了。最后却没去。那天还有小裙子以及不说了心塞。 


第三次应用宝之夜,老吴太忙没去成。看到等妹在台上看老吴vcr就难受。神秘互动自然泡汤。


第四次好不容易能春晚同台表演。最后糊了。只有之前的采访还有后台几张照片。


还说事不过三。都第五次了,这次据说快本老吴代班。四大名捕剧组。等妹为了拍戏不能参加,再一次完美躲避。


想起一句话。有缘无份。。。。



群里小伙伴突然唱了起来: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要说的都在图上。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