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巴啦啦

专注凡等。 窝。。。窝似毛毛额。。QAQ

没有一篇养娃文的CP是不完整的 02

我日。锤哥太酥了。。boomboomboom

飞天喵:

02


说好的第二章,今天要和你包面基了,开心。穿啥衣服呢。


Jason是一个教养极好的孩子。


教养极好的意思是,他的一举一动都符合贵族的标准,喝水小口,吃东西不出声,表现在打游戏上就是不会像一般的五岁小孩儿一样输了就赖在地上哭天抹泪。


Thor在第五次把Jason控制的小蓝人打翻在地的时候不忍心地放下了游戏手柄。


“我们可以看会儿电视,你有喜欢的动画片吗?”


“动画片太幼稚了。”


男孩也把手柄扔在一边,看得出他对于自己全败的记录并不满意,但他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残酷的现实好过虚伪的假象——Daddy一直是这么教导他的。


“好吧,那么你来挑一个。”


Thor把遥控器递给他:“挑一个不那么幼稚的,动物星球怎么样?”


Jason露出一个“你整天就看这些东西吗”的表情,熟练地把电视切到了一个连续剧频道上。


Thor花了三分钟时间来确认那两个穿着紧身黄色制服语速飞快用词惊人的女孩儿是最近很火的喜剧《Two broken Girls》(破产姐妹)的主演,名字他已经不记得了。


他以为Jason只是换台的时候随便看几眼,但男孩儿抱着腿看得津津有味,还是不是发出咯咯的笑声的样子告诉他,Jason是这部剧的忠实粉丝,搞不好还会偷偷在卧室里挂海报的那种。


当Max嘴里第八次蹦出描述生殖器的单词的时候,Thor终于坐不住了。


他是一个开明的神,但一个五岁的孩子看这些东西未免有些太早了不是吗?哪怕在神域,五岁的孩子也是不允许喝酒的,他们不被允许接触一切成人的世界。


“我们可以换个台看看么Jason,我有些头晕.....你知道的,人物太多,故事太复杂。”


他伸手去拿遥控器——下定决心再也不让男孩儿掌握控制权,男孩儿却像读懂他的心思一般把机器从挨着的左手换到了右手。


“我可以讲给你听,她们两个住在一起,这两个人住在她们楼上,他们结婚了想要个孩子,所以动不动就会抱在一起做一些.....”


Thor还来不及阻止他飞快的小嘴,Steve就端着一盆切好的橙子走了过来。


“.....不可描述的事情。”


Thor捂住了额头。


这场景就像两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儿偷偷看A片被突然回家的妈妈当场抓包。Steve强行坐在了他们中间,并且强制性地把电视切到了动画片频道。


“你怎么能让他看那些?“他扭过头皱着眉头小声地埋怨,显然还震惊于Jason刚刚的表述:“他才五岁,你怎么能......”


Thor叼着橙子很无辜地看着他。


而Jason毫不掩饰对于跑来跑去的卡通小动物们的厌倦之情,半眯着眼睛昏昏欲睡。


他叹了口气,摸摸孩子柔软得不可以思议的卷发。


Jason比同龄孩子早熟很多,Bruce爱他的方式就如同每一位严格的富有的父亲,优越的物质条件,苛刻而又繁复的课程,这也许造成了一些心理上的疏离,鉴于父母的特殊身份,小Jason也不可能像正常孩子一样拥有美好的童年时光。


Steve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个在布鲁克林肮脏的小巷子里背着画板的瘦弱男孩,他没见过父亲,母亲又过早死于病痛。他没有尝过母亲亲手做的冒着白烟的牛肉汤,也从来没有人在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哮喘复发的时候温柔地抱着他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


直到那些伤疤都深深地刻在他的记忆里,有别于哮喘发作时候的窒息感,那是一种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你在想什么?”


Thor靠过来环住他,将他整个人纳入自己宽阔的胸膛:“你看上去很悲伤。”


温暖的手指轻轻擦过他的脸颊。


Steve抓住他带着茧的手掌,轻轻蹭了一下。


“You know I am always here,right?”


男人用一种温和而又不容置疑的力道把他按在胸口,属于雷神的蓬勃的心跳一下一下有力地传进他的耳朵。


他的四倍听力甚至能听到血管里涌过的血液的声音。


然而也是多亏了四倍的敏捷反应,Steve才能够在如此温情的时刻伸手捞住点着下巴从沙发上一头栽下去的男孩儿。


“我抱他去睡觉。”


Steve小心地起身,Jason砸吧着小嘴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挂在他脖子上。


“我有预感他今天晚上会睡不着。“


Thor关掉电视机和他一起走上楼梯。


事实证明Thor的预感无比准确。


拥有了一个丰沛的午间休息后,Jason充分展现出他精力旺盛的一面,晚饭过后直到睡觉前,他一直在折腾那个行李箱里的东西。各种新颖的电子设备,模型,有几个带着明晃晃的STARK工业的LOGO,Steve都不知道怎么打开它们。


指针指向九点钟,Steve把客厅收拾好,上楼的时候看到客房的灯还亮着。


“Jason,time to sleep.”


他小心地绕过铺了一地的玩具走过去,男孩儿乖巧地眨了眨眼睛,在他的帮助下爬上床。


“你有什么特殊的习惯么?”Steve靠坐在他枕头边:“比如睡前读物,或者睡前牛奶之类的?”


Jason把被子拉到下巴,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在外面。


“Mommy会给我讲故事,讲氪星上的石头,蓝色的湖,还有星星。”


听起来确实像Clark会做的事情。


“你去过那儿吗?”


好奇宝宝开始提问。


“我没去过。”


“可Mommy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


“是的,我是。”


“那你怎么会没去他的故乡?你不想去吗?”


“.....我想去。”


“那你为什么不去呢?”


“恐怕我到不了那里,氪星太远了。”


“那为什么不让Daddy开飞机带你去呢?”


“.......”


如果不是那双纯良的眼睛,Steve几乎要认为Jason是在故意刁难他。


他不明白为什么白天话不多安静的孩子到了晚上会变得如此难缠——Jason只想听故事,他不能讲二战那些打打杀杀的故事给一个五岁的孩子听,但除此之外作为美国队长,他的人生单调到无趣。


“我念本书给你听好吗?”


Steve捡起脚边的《小王子》,试图安抚明显越来越烦躁的Jason,小家伙已经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不依不饶地注视着他。


“我要听故事!我要听Mommy的故事!”男孩儿扭动着身体大声喊着:“Mommy......”


他茫然四顾,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没有睡前故事,没有Mommy好闻的味道。想到接下去还有整整四天,他将一个人度过漆黑的夜晚,Jason忘记了作为男子汉的尊严,带着对父母的思念扁着嘴哭了起来。


他把自己团成一个团,哭得乱七八糟,像个被揉乱了的毛线球。Steve僵在一边,嘴里不断诱哄安抚着,显然Jason不吃这一套——不能用食物收买的孩子都是恶魔。


Thor听到声音走了过来,他刚洗完澡,身上就套了一件浴袍。事实上他已经在门外站了一小会儿,Steve手足无措的样子很可爱。


“Jason,这些都是你的东西吗?”


他站在门口,不接近床边,似乎也并不关心哭得伤心欲绝的男孩儿。


Jason抽空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所以你就打算这么扔在地上?这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行为。”


然而经过了早上的那一幕,男孩儿显然并不买账。


“我要Mommy!我不要那些玩具!”


他哭着哭着打了个嗝,差点把自己噎到。


“Clark一定对你很失望。”


Thor倚在门边,不痛不痒地反击道:“一个没法自己收拾房间的小超人。”


“不许你这么说!“Jason从床上蹦了起来:”Mommy loves me!“


“Clark才不会爱一个鼻涕虫。”


这下男孩儿的眼里几乎要喷出愤怒的火焰,他一咕噜爬下床,弯腰一件一件把散落在地毯上的游戏机和玩具捡起来收回箱子里。最后一件是Thor脚边的毛绒小蝙蝠,他抱在怀里,抬起头毫不畏惧地和Thor对视着,尽管那高度让他仰着的头开始发晕。


“Good boy.”


Thor弯腰把他抱起来,指着干净的房间:“你可以做到,对吗?在成为一个合格的小超人之前你得先学会自己收拾房间和乖乖睡觉。“


“可我想念Mommy,还有Daddy....”


Jason捏着小蝙蝠,满脸都是哭过的泪痕。


“你很爱他们对吗?”


“是的。”


男孩儿用力点头。


What a coincidence,I also have loved one.”


(真巧,我也有深爱的人。)


Thor将身体侧向坐在床边的Steve,目光扫过他回到Jason脸上:“我爱他,就像你爱Mommy那样多,所以答应我,再也不要对他大声喊叫,这是一个约定。”


他伸出拳头,男孩儿犹豫了一下,也伸出自己小小的拳头和他相碰。


“Sorry.”


他有些难为情地看着Steve,为了刚才他刚才像个坏孩子一样的尖叫哭闹。Steve又温柔长得又好看,其实他打心眼儿里喜欢。


“你想听世界之树和阿斯加德的故事吗?”


再次擦干净脸躺下之后,Thor在他身边坐下:“彩虹桥,金色的苹果和勇敢的战士。”


Jason经过这番折腾已经很疲累,他身体里最后一点能量支撑着他竖起耳朵。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维京人,他们生活在北欧。”


Thor刻意压低的嗓音和床头灯昏暗的橙色光线仿佛拥有催眠的魔力。


“他们有金色的长发和蓝色的眼睛.....”


Steve回头看了一眼男人俯在床边的身影,悄悄带上房门。


TBC


写完我再次爱上了锤哥。妈的太苏了。想嫁。

评论

热度(162)

  1. 酒巴啦啦喵老污 转载了此文字
    我日。锤哥太酥了。。boomboomb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