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巴啦啦

专注凡等。 窝。。。窝似毛毛额。。QAQ

【凡等】甜蜜蜜 第一章

1983年的夏天格外的炎热,仿佛不管穿多少都能热的人都化了,就连空气都无法带动。轮船发出一声悠长的汽笛声,慢慢的驶向了港口,在船身终于稳定后,船舱的大门终于打开,人群迫不及待的像蜜蜂离巢似的从里面涌了出来,奔向那个巨大的港口,欢笑声,叹气声,哭声,交织在一起,陈锦穿着一条素色的长裙,随着海风肆意飞扬,一头乌黑的长发简单的扎了一个花绑在后头,冲撞的人群好几次将她挤得差点摔倒,她也只是咬着嘴唇踉跄了几下,手里紧紧拿着一个小小的布袋子,身边竟然还跟着个5,6岁的小娃娃。

漂亮的小西装,可爱的领结,还有那擦得发亮的小皮鞋,相比较陈锦的朴素这个小孩儿看着就像富人家的小少爷。白嫩的小手摇了摇她的手臂。

“妈咪额,窝好热”,“阿b乖啊,妈咪马上就带你回家啊。”陈锦蹲下身子,怜爱的摸了摸小男孩儿的头发,幼儿柔软的发丝触及手心,让她终是露出了笑容,掏出手绢,细细的擦着小脸上的汗珠,一张粉嫩的脸蛋此时被热的就像涂了胭脂,葡萄似的黑眼睛随时能滴出水来,小嘴有些不高兴的噘着,陈锦停下擦汗的手,刮了刮他的小鼻子,“妈咪带你去吃冰好不好啊?”小男孩儿舔了舔嘴巴乖乖的点了点头,也不再闹腾,只是将陈锦的手抓的更牢。

 母子两个费了好大劲才穿过了厚厚的人海,又喊了辆三轮车,从吵闹沸腾的港口,再到静谧的大院,七弯八拐的不知道穿了多少小巷子,绕过了多少小弄堂。最终在一个种着梧桐树院子门口停下。巨大的树根盘踞在墙角处,繁茂的枝桠,郁郁葱葱的嫩叶,洒下一片阴影。陈锦抱着已经睡着的陈伟霆站在大门口,有些年岁的铁门,上面的漆也掉的七七八八,露出里面红色的底子,陈锦隔了许久,深呼一口子像是放下一般,才踏进了这道门。

 午后的院子,只有一条小白狗躺在屋檐下吐着舌头乘凉,其他人家不是在外上班,就是在午睡,陈锦也乐得清闲,竟是哼唱起了小曲子,“悠悠海风轻轻吹冷却了野火堆,我看见伤心的你,你叫我怎舍得去”温柔的嗓子在粘稠的空气里简直是一缕清风,带着丝丝的爱意和伤感,陈锦将陈伟霆放到那张小床上,自己开始打扫卫生,这屋子已经太久没人居住了,除了灰尘大概就剩下那些在这里做窝的蛇虫鼠蚁,将大片大片的白布掀开,陈锦看着老旧的家具出了神,“砰”一声,原来是桌角不堪常年的白蚁啃咬,断了一条腿。

  军院的吴太太,一早就开始焦灼的等待,自小的姐妹终于从香港那地方回来了,把把手指头算算,少说也有了6.7年,那次通话说是要带着儿子回来常住,可把她高兴坏了,抱起自己小儿子就是一顿猛亲,吴亦凡皱着小眉头推拒着,也不说话,就是伸着手一脸的不高兴,吴太太早就习惯了儿子的反应,对着那圆溜溜的脑袋一顿搓,“大宝,你弟弟就要回来了!!”大概是每个男孩子的执念,有一个弟弟就能彰显哥哥的威武了,吴亦凡这时候倒是咧开嘴笑了,整个牙龈都露了出来,吴太太有点嫌弃的放下他,跑去和吴先生说这个喜讯,倒是留下吴亦凡一个人呆在大厅里,手里还拿着玩具枪,依旧笑得一脸傻,自那以后他都不知道问了多少回,妈妈,弟弟怎么还没回来啊,吴太太闹不明白,都说小孩子忘性大,这吴亦凡怎么就天天惦记着这个没照过面的弟弟呢?每次都敷衍他说快了快了。照理说吴亦凡也该忘得差不多了,实际上是他比他妈妈还着急,私下里还偷偷的藏起来自己的玩具枪和玩具车,他爹有下属带着孩子来的时候,吴亦凡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没玩具就是没玩具,他们都不能和我弟弟比。

  这日一大早,吴亦凡小心的又将五分钱塞入自己小罐子,这可是姥爷过年时候的压岁钱,好不容易存了点儿,以后还要给弟弟买冰棍儿吃。放完之后又爬上自己的床,掰着手指头心心念念的想着那个可爱的弟弟。“宝儿,大宝儿,给我起来,你娘带你去见你弟弟!”吴亦凡模模糊糊的不清醒,就听见弟弟俩字,一下子弹起来,那动静和个小弹簧似的,他娘点了点他的小脑袋,“是啊。麻溜点儿起来。”吴亦凡下了床之后两条小长腿快步的本想自己的小衣柜,准备套上年前新做的衣服,他妈妈在后面笑的花枝乱颤,“傻儿子,你这是要热死自己啊”到了最后,就套上了西装小短裤和一件格子小衬衫。他又不满意,扭着身子说不好看,可是把人给笑坏了。

 司机带着母子俩兜了大半天才到哪儿,还没下车,吴亦凡就眼尖的看到一个小铺子,吵着闹着要买冰吃,吴太太伸手在他脑袋上刮了一下,又没办法,只得停下车子,给这小东西买了甜甜的冰,到手之后,他也不吃,就端着小碗看着,笑的和拿了小红花儿一样,吴太太也不理他,看着窗外,不消一会儿就到了。

  陈锦还在费力的将屋子里的坏桌子搬出来,忙的一身汗,头发黏在额头上,这手上实在是没了气力,身子一歪差点就倒下了,好在有人及时扶住了她,陈锦侧头一看虽说是个陌生男人,但是他身后那女的倒是熟悉,不知怎么滴,这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吴太太见这样子忙上前,拿着丝绸娟子给她擦眼泪,一边安慰道,自己也是激动地热泪盈眶的。姐妹俩多年未见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司机也正好帮着陈锦搬那些个不要的家具,手牵手的坐在院子的石凳子上说着这些年的变故,谁家小儿子为了个女的偷了东西吃了牢饭,谁家女儿又和大十岁的男人跑了种种之类的,,一阵热风吹过,“莎莎”的树叶声,海域吵死人的知了声,但也不妨碍她俩就这么坐着,吴太太摸着陈锦的手一阵舍不得,憋都最后只说了句“苦了你了”,陈锦没说话,就朝着屋子里望了望,吴太太也明白,为了孩子啥也是值得的。吴亦凡还端着碗就傻傻的呆在门口,也不进去,看着倒是不敢似的,吴太太眼睛一瞥就看见他了招了招手让他过去。吴亦凡蹦跶两下跑到她俩面前张嘴喊了句“姨娘”,陈锦笑着从手帕包袱里掏出2角钱,要给他,吴太太还没来得及拦住,就被吴亦凡一把接过,说了句谢谢姨娘,气的吴太太眼睛都瞪圆了,吴亦凡虽说有些害怕,但是捂着小拳头把手放在背后,就是不松,陈锦看着这多母子笑的开怀,也说道,这好多年才给了那么一回,就算是这么多年的压岁钱了。你也别吓着孩子。吴太太叹了口气,正好看见了在桌子上的甜冰想要吃上一口,吴亦凡眼明手快的将钱塞进裤袋里,端起小碗不让他娘吃,这会儿吴太太这脾气是上来来,“吴亦凡,你给我过来”吴亦凡苦着张小脸,又怕又舍不得的递上小碗,他娘像是故意气他,几口就吃的还剩一点儿了,吴亦凡一看急了,立马嘴一张,哭的和什么一样,嘴里还唧唧歪歪的“这是我给弟弟买的”“妈,你赔我”两条腿不断地蹬着,陈锦这也是一头雾水,吴太太倒是镇定给她说了那么回事,陈锦捂着嘴直乐,“凡,你弟弟知道你有这心,一定高兴,别哭了啊。”吴亦凡这时候就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把抢过他妈手里的小碗,哭得直哆嗦。

  “妈咪,窝好渴”,这边还在乐着,那头陈伟霆已经醒了,他躺在床上扭了半天,也没看到陈锦,倒也不害怕,磨蹭着小身子从床上趴下来,自己乖乖的套上小皮鞋,慢悠悠的撩开帘子,对着屋子外头的那片欢笑声喊了声。陈锦抬头看到自己儿子醒了,开心的伸手让他过来,陈伟霆其实不那么高心,天气热的他懒得动,而且还有个嗓门大哭的稀里哗啦的呆子。耐不住他妈的深情呼唤,一扭一扭的走过去,吴亦凡其实在陈伟霆喊妈咪的时候就停下了哭声,清脆的声音在他听来简直就和隔壁叔叔家里的小黄鹂一样好听,他摸了一把眼泪,才看清他这个朝思暮想的弟弟长啥样,粉嫩的小圆脸,又大又圆的眼睛,还有似乎是不高兴噘着的嘴巴,吴亦凡心想,弟弟的眉毛都长得好看。还穿着最流行的小西装,圆头的黑皮鞋,整个人漂亮的和娃娃一样,吴亦凡又想到自己穿的,就嘴一张又差点哭了,但他留了个心眼,看了看陈伟霆的反应,果不其然,两条小细眉又要皱起来了,吴亦凡连打了好几个嗝才把这要哭的情绪压下去,将手里最后的一点冰送到陈伟霆面前,“弟弟,你吃,我以后就是你哥哥了。”陈伟霆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泥ci过的诶,而且泥又不si窝哥哥”软软的语调还有怪怪的普通话在吴亦凡眼里大概都是可爱的,可是那句“你又不是我哥哥”深深地刺激到了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拉着陈伟霆的手就往外跑,手上还糊着鼻涕眼泪,陈伟霆就差没甩开他的手,要知道他最不喜欢不干净的人了。陈伟霆被他拖着跑了不知道多久,累的就差喘不上气,停下喘了好久,才发现自己在一家小卖铺门口,吴亦凡踮着脚趴在小窗子上,朝里面大喊,“有人没,我买冰”喊完又回过头看着陈伟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你喊我声哥哥呗”说着又是摸了一把鼻涕,看的陈伟霆都不想理他,最后他指了指被藏在棉花被下面的箱子说,“窝要吃冰棍”。

 陈伟霆一手被牵着一手拿着冰棍啃得起劲,看的吴亦凡眼馋,但他更喜欢看弟弟,毕竟人小,天又热,这黏糊糊的糖水儿融化了顺着小手就要往下滴,陈伟霆急的原地跺脚看着吴亦凡,吴亦凡这时候还想着怎么哄他喊哥哥,“你喊我,我就帮你擦干净”,陈伟霆一听不高兴了,嘴一瘪,这眼泪就在眼眶里直打转,吴亦凡没办法拉出自己的衣服帮他擦手,边擦心里还美滋滋的。陈伟霆看他这样还能一脸傻笑,心里也是认定了这人估计是个呆子,笨得要死。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