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巴啦啦

专注凡等。 窝。。。窝似毛毛额。。QAQ

【凡等】甜度 【上】

早春的午后,尽在布拉格,阳光毫不避嫌的洒在街道上的石砖上,旁侧的树枝刚刚抽出新芽,微风拂动下“沙沙”的响声绕在耳边,斑驳的光斑影影绰绰看不真切,街角处的咖啡店忙碌的店员别有一份生机,闭起双眼感受似乎还有那未知女生的低吟浅唱。

 

陈伟霆最喜欢的就是在这时候拿起自己的画笔画上一副,顺便嘲笑毕加索的徒弟吴凡高,看着他戴着小巧的亚麻色贝雷帽,将一头乌黑的头发掩盖住,不时地从帽檐旁溜出一小撮调皮的发梢,逗弄着漂亮白皙的小脸,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一双黑漆漆水汪汪的眼睛。仿佛深藏着一汪春水,看得人骨头都酥了。笑的脸上的小酒窝深深浅浅,整个人浸在阳光下美的都扎眼,有事没事这红艳艳的小嘴儿就噘得老高,看着却像是撒娇,惹得人想要偷个香。一身格子小西装,勾勒的浑身曲线漂亮极了,窄窄的肩膀配上纤细的腰身不盈一握,浑圆挺翘的小屁股被紧紧地包住,修长的双腿也被裹在一双棕色马靴中,忍不住的就想拥人入怀,狠狠地亲亲摸摸这个好宝贝。

 

“画不出噢,还是吃点东西吧”也不知道是补充能量呢还是给自己吃东西找个借口。一蹦一蹦的跑到旁边的小冰柜里摸索了一阵,短小的西装不断地向上移,露出一小截儿白嫩的细腰,阳光一照,晃得眼仁疼。

 

吴亦凡刚进画室就看到自家小可爱,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小巧的红舌不断在可爱多上舔来舔去,在轻轻地嗦上一口,吴亦凡有点晃神,静了静,咳嗽一声快步走到陈伟霆身边,蹲下,看着他,“怎么,我来了都不表示表示?”得到的却是一个白眼,傲娇的一扭头,发梢在空气中打了个转,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这么迟才来看窝。。”满满的委屈,不过你这委屈还真是来得快,刚刚看你吃的挺欢实的啊。

 

陈伟霆整个人窝在吴亦凡的怀里,182原本还算高个子,如今却显得有些娇小,双手捧着可爱多一啄一啄的,靠在吴亦凡的胸口,一低头就能闻到陈伟霆身上淡淡的沐浴乳的香味,吴亦凡一双大手正好圈在他的腰上,腿上是肉墩墩的小屁股,整个人就像抱着个玩具似的,将头埋在陈伟霆发间,深深一嗅,满是最爱的柠檬味儿,也不知道怎么地,嘴里溢出好多口水,是被这味儿刺激了,还是被人刺激了,也还真是不明白。

 

吴亦凡看了看怀里的人,心口一阵骚动,掰起人尖尖的下巴就是一个深吻,舌头慢慢舔过水润的红唇,撬开贝齿,舔过敏感的上颚,激的人敏感的颤抖,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痕迹不断滑落,双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从衣服的下摆慢慢摸索,顺着腰际线往上抚摸,有点粗糙的手掌抚上柔嫩的肌肤,有点痒也有点舒服,陈伟霆红着一张小脸不敢看吴亦凡,手上的甜筒因为两个人的体温开始融化。一滴滴的黏在陈伟霆心爱的小西装上。






抱歉,我今天真的有点影响心情没有写完。


评论(14)

热度(43)

  1. 寒武纪酒巴啦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