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怎么会这样

就是污。不然呢。

野草闲花逢春生

某人要的文, @茶荼 预警下是be,主角死亡,菕是小傻子。

仅仅是be,不虐。

有路人伦,我伦涉及,还有双,有孩子!

什么时代背景都是我瞎编的。

好了,又到了我雷言雷语的时候了,点击就看

 大家可以去听下《野草闲花逢春生》这首歌!!很契合本文!!

大家都来康康⑧,是纤美的小狐狸搞战神旭凤呜呜呜呜呜呜

人間合格:

水仙花开

子虚 X 旭凤

用餐请戳【食鸟狐】☜背后注意

拼图游戏

胡蓉 x 柏海


凌凌七 x 柏海


很瞎几把的剧情。哈哈哈哈哈


大家国庆快乐哦,比心心

春风来

叶昭 x 鸦鸦

是采摘的番外

一直欠建华 @不过一个靓仔
原本是想另一篇发了再发这个,然后我发现,我最近真的阳wei了,只能把这个发出来凑数了。

孕,肚兜,天雷狗血,双xing,不适合一般观众

笼中之鸟 01

人活一世,草木一春。慕了叶昭一辈子能有这样的乖娇娇,是心尖肉啊,骨中髓,离了他,我肯定活不了。这篇都给我看。看爆qaq


幻灭:


  叶昭从小便知道自己和常人不同,母亲要她做叶家顶天立地的男人,代替亡去的父亲守住叶家,效忠他们的君王,她便拼尽全力去做,这是她能为生她养她的母亲唯一能做的一件事了。


  


  边境十载光阴,叶昭带领旧部,联合边军,做到了无人不知叶家军,敌国将领听了叶昭的名字便闻风丧胆。终于,在第十年完成了先父的遗愿,收复失地,扬我国威,甚至让敌国主动签订了示弱示好的停战盟约。


  


  紧接着,京畿传来消息,便是召叶昭叶将军回朝,论功行赏。而叶昭也明白此一回去,恐怕面临的就不是战场上纯粹的你死我活,而是更为复杂的权谋心机,就因为她的女儿身,在这样的权力斡旋里就是天生的弱势。


  


  可叶昭怎么甘心,从小她接受的就是世间男儿的教育,甚至因为将门的缘故,她还要掌握更多,文韬武略她样样均在这些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废物之上,要她最后屈服于这些凡夫俗子之下,为他们生儿育女,绝不可能。


  


  心底再是如何不情愿,叶昭还是踏上了回朝之路,军队日夜兼程,争取要在夜里之前走下山去。正当他们走进山林,骑在马上的叶昭便急喝一声,全部人马都停住了脚步,叶昭催动快马,向她嗅见血腥气味的地方赶去。


  


  恶战显然已结束好些时候,死尸遍地,血涂绿草,马蹄声在原地哒哒响起,叶昭手抚马儿脖颈让它安静,仔细去听空气里传来的求救声,她跨下马来,向树丛里走去,里面正躺着一个红染面颊仍不掩姿容的美人,显然受了伤又脱了力,能坚持到他们来已经是不易,而叶昭看着她,只觉得这佳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她将这美人抱起来放进怀中、于是,军中所有人便亲眼见到他们从不近女色的将军是如何呵护怀中人,以及美人那半隐在松软发丝下的娇丽侧颜,怨不得古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


  


  叶昭见自己计划的第一步便得到了如此多人的认可,对这美娇娘受了伤的软躯更是殷勤备至,在保护佳人的情况下,快马加鞭,找了处住所,照顾起这病西施来。


  


  囿于叶昭本人此时在外界眼中的男儿身份,她也不便在此时毁了人家清白,便让医官在一旁指点着,为洗脱血色,恢复润白面庞的病美人上药,所幸女儿家的关键部位未有伤口,否则叶昭也不想揭了人家衣服,做下流行径。


  


  病恹恹的美人仍然是美的,诚然,叶昭也是个女人,可她再明白不过自己的模样,扮作男装,倒是英挺,若是做回女儿打扮那便有几分不伦不类,终究还是于这世间不容。


  


  就这样坐在一旁,看这病美人的睡颜,叶昭便觉得内心愉悦,想着若是自己后半生能娶了这么一位丽人作伴,可真算得上是有福了,便更加期待她快快苏醒过来,好与这位被自己救了的美人处处感情,再将自己的计划说一部分,想必救命之恩定能换来她之回报。


  


  旭凤醒来的时候,还记得临昏迷前看见的骑在马上的英气男人,自己应该是被他救了,身上的伤被简单处理过,本来乏力的身体也得到了足够的休养,他下意识便开口要说话,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好像发不了声,喉间仿佛塞了团棉花,再动动身体,拍了拍床,又无助地捂住两只耳朵。


  


  而叶昭就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着美人惊慌失措的模样,一头如云似墨的乌黑长黑柔顺地垂在她肩侧后背,愈发衬得小脸雪白,眼睛睁大弯起来的弧度显出她的不敢置信。叶昭则是笑眯了眼,只觉得这美人皮相好便罢了,怎么性子也如此可爱,见她似乎说不了话,便拿一张纸来,落笔写道:“我乃本朝将军叶昭,敢问姑娘芳名?”


  


  他如此唐突大胆,旭凤刚刚才因为自己又聋又哑的事实而震惊的心情又搅起一片波澜,这叶昭已先入为主认他做了姑娘,他此时又如何说得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岂不是成了笑话,只得暂且按捺下来,等身体恢复了再作打算。


  


  做好了什么都不说的打算,旭凤便冲着叶昭轻轻摇了摇头,他心下也是一片羞耻,只觉得叶昭这将军做得竟眼瞎了吗,将他看作女人。在叶昭看来,便是这姑娘貌美又懵懂,看得她好不心疼,提笔又写道:“不若唤你鸦鸦,还望姑娘见谅。”


  


  既然叶昭未起疑心,甚至又为他重新取了一个小名,旭凤只得认下,毕竟叶昭是他的救命恩人。然后他便见到叶昭唇瓣一张一合,那口型,显然是唤了一声鸦鸦。


  


  他还没适应过来,只得垂下头,让黑发遮盖住他真实的表情,叶昭却以为鸦鸦害羞了,心里筹谋着的哄她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的想法缓了缓,只道须得循序渐进。


  


  自鸦鸦醒过来,叶昭便一整日呆在她身边,又是喂药又是备置食物,小心翼翼得紧,倒是让鸦鸦享受得不那么心安理得,叶昭既认他做了姑娘,还这般模样,难道没有贼心?鸦鸦只这么一想,便又觉得叶昭英气的长相里带了些略显流氓的气质。


  


  但是鸦鸦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暂时依仗叶昭,他想沐浴来着,好不容易这肩上的伤口结了痂,脸颊上的红痕也减淡了许多,他才执笔写给叶昭自己想沐浴。


  


  每次鸦鸦主动同叶昭交谈,她便高兴,炽热的目光紧紧灼烧着鸦鸦软玉似的手,直瞧着那粉白色的指尖泛起了红,也不肯罢休,生怕屋子里有时进出的侍女们看不出来叶昭对鸦鸦姑娘一见倾心了。


  


  且不说鸦鸦的外貌多么出众,就叶昭见她写的这一手清丽小楷便觉得她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内外兼秀的姑娘,只琢磨着就趁沐浴之时捅破玻璃纸,将鸦鸦捆上自己的贼船好了。


  


  房里终于只剩下鸦鸦一人了,他正要放心地脱下衣服,门外却突然传来声音,是叶昭……




  “鸦鸦姑娘,是我,你还有伤在身,不太方便,所以我就想来帮你的忙……”




  然而,鸦鸦根本听不见,他只是瞧见本来合上的门被外面的人打开,嘴里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叶昭则是看见了鸦鸦脱掉外衫后,一身润泽通透的白,和他挤出抹胸外的乳肉。




  鸦鸦却觉得叶昭既然以为自己是姑娘,为何还以男儿身闯了进来,只连忙躲进了浴桶之中,清亮的水漫过他莹白的身体,桶沿边上只露出一双尾钩长长的凤眼。他看叶昭仍是进来了,还将门也给再次合上,又摇了摇头,软软的发丝也跟着轻轻晃动,叶昭见了只是越发觉得“她”娇美可爱。




  叶昭快步走到桶边的时候,鸦鸦已经无路可逃,在他眼里,叶昭已经如同登徒子,“鸦鸦”既为姑娘,他却在女儿家沐浴之时,闯进来,以助人为借口行猥亵之事,如何算得君子,徒慕颜色罢了。




  桶边放着舀水的木勺,叶昭舀过一勺浇过鸦鸦圆肩,将之前准备好的字条递到他眼前,上面一行小字——鸦鸦莫惊,叶昭乃是效仿木兰从军,还望成全。且说旭凤见了却是更加惊讶,鸦鸦不是姑娘,这叶昭竟也不是男人,颠倒错乱之间,叶昭还认为他是姑娘呢,只得敲敲桶沿,以水代纸,划了个男字出来。




  谁知叶昭也没多大惊讶,竟还抚掌笑了笑,只心道,她既擅长以女伪男,如何没看透当初受伤倒地的鸦鸦事实上是男儿身,只为了她的计划,便在睽睽众目下主动牵了这份缘,这些时日相处下来,越发觉得鸦鸦不仅生得貌美,甚至脾性也令她欢喜。




  她的性子早在戎马生涯里养得豪爽直接,现在看上了鸦鸦,便是他不愿意她也得让他进了叶昭的门,做将军夫人。鸦鸦却是不知道叶昭在打什么算盘,他本以为叶昭在知道他男儿身之后便会收敛了大胆行状,谁知她的手竟更加过分起来,把他露在水面外的身体摸了个遍。




  除此之外,他还能感觉到叶昭在他身后喷出来的鼻息,激得他后颈微凉,可他现在暂时的聋哑之症未除,在叶昭不同他写字交流的情况下,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由气苦。




  他不能言语,为自己伸张,叶昭的手便更加放肆,四处游移。鸦鸦既然已经知道叶昭是位女将军,而他则是被她救下的普通人,这非礼不受也只得受下。




  许是气恼极了,与身体里的那股毒素做了对冲,鸦鸦在一阵嗡鸣之后,耳朵竟恢复了些,能模模糊糊听清些人声音了,头一个便是叶昭在他耳后嘀咕的话。




  “鸦鸦……虽……姑娘……雪白皮肤……滑腻……”仅听到这些品评的字词,旭凤便气不打一处来,只觉得叶昭除了救自己一命,其余的哪里像将军,就是一个泼皮无赖。




  他心里羞恼,掬起一捧水来,甩手泼向叶昭,叶昭虽也惊了一刹,深觉得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一古语为真,然后又细想下去,认为这是鸦鸦在同自己表示,沐浴也可以一起的意思,便笑着摆了摆手,然后指了指浴桶,又指回自己,嘴里也念叨着:“使不得,使不得,鸳鸯浴还是得我二人成婚以后再谈。”




  这一句话,鸦鸦完完整整听清楚了,被叶昭神奇的想法噎到了,然后竟呛咳了起来,他本就生得白净,肌肤如同上好和田玉,这时染了红晕,香艳自不必说,叶昭鬼使神差抚住他后背,以为他止咳当借口,上手亲身体验了到底有几分滑腻动人。




  她一时摸得畅快,而鸦鸦又因为咳嗽眼睛包了泪水,这时便抬着一双泪眼看向正吃他豆腐的女人,叶昭忙做贼心虚地撤了手,往后一背,接着又甩手,颠颠倒倒地解释:“见你咳,我、我好心帮你。”




  鸦鸦的眼睛真好看,叶昭看着他的正脸又出了神,转念又想把这只可爱的小鸟捧在自己手心里,最不济也得像救他那日抱起他一般呵护才好呢。旭凤只看她出神的模样,便知晓她定是在琢磨什么下流想法,更加忿然,若是能开口,一定斥她一句无赖。可现在他自己是获救的“孤女”,而叶昭则是名誉天下的大将军。若是落在旁人眼里,便是英雄风流,而自己却是不识好歹了……




  旭凤行事一向是谋定而后动,这次遭逢叶昭,竟觉得她以女流之身,木兰之神,打破了藩篱,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她了。




  而叶昭在浴桶里蒸腾起来的水雾里看着鸦鸦,她知道鸦鸦年纪较她小,虽是男儿,却生得花姿月貌,那对凤眼含泪的娇态更是让她深以为,此生非他不娶了。水面下的白嫩身躯,她自是不好再瞧下去,见鸦鸦对自己复杂的眼神,也不再解释什么,又拿起那舀水的木勺,仔细服侍起来,见那清亮的水流从美人雪肌上滑过,无端生出些艳羡之心,嘴里又不禁发出些妄语。




  这次鸦鸦倒是没能再听见叶昭的话了,他估摸着过不了几天,自己便能恢复听说了,到时候再同叶昭算账。谁料叶昭做事一向不按套路出牌,她自己眼见鸦鸦已是沐浴好了,也不问他,竟将他抱了起来,让鸦鸦稍感安慰的是,好歹隔了一层浴帕。不知不觉间,他已接受了些叶昭的思维了。




  那宽大的帕子裹住了仍湿嗒嗒的小鸟,叶昭掌心运了些内力,再拿了一张帕子来为鸦鸦擦拭受了水汽的乌发,生怕他再着了凉,可谓温柔备至。旭凤眼睛仍然润润的,这会儿倒不觉得叶昭可恶了,有个人贴身伺候打理这些琐碎倒也不错。




  他是不知,叶昭此时伴着他,几乎是半搂半抱,嘴里还说着些“鸦鸦我的心头肉”这类的肉麻话,这些天,可都传遍了叶昭手下的士兵。人人都知道叶昭叶将军救下的这位鸦鸦姑娘以后可就是将军夫人了,将军又待她如珠如宝,当真算得上郎才女貌。




  待得换上了叶昭递来的蓝色布袍,旭凤才找回些实在感,还没等他感叹完,叶昭将他抱起来,拾起他的脚,手里多了一双罗袜,旭凤挣动起来。叶昭岂不知着袜,看足是什么意思,她虽不会强迫做床笫之事,足和袜却足够私密暧昧了。




  叶昭看鸦鸦白白净净的脸上又起羞怒的粉晕,只觉得迤逗他好玩,手中把着他的脚踝,只觉得纤细,也不知道这漂亮的幼鸟是不是真如同鸟食一般吃喝,不然怎会生得这样娇甜,军营里哪里看得见他这般的姝色。


 


  自从遇上叶昭,旭凤过上了每天都有新鲜感的日子,被一个多数男儿都比不上的女子握住自己的脚,还强行换上了袜子,刚刚又才享受了对方的服侍,现在翻脸不认人,再加上又打不过,他只得作罢,羞红着脸,被叶昭放了下来,脚踩在地上的时候,还觉得残留着叶昭的体温。




  过了几日,天已大亮,鸦鸦还在帐中睡觉,叶昭掀开帐帘一进来,便是一副美人秋睡图,心中又是爱煞了他,只点点他秀气精致的鼻头,羞他一句,小懒虫。实际上,昨晚鸦鸦写兵策写到很晚,今日才晚起了。叶昭这样一动作,鸦鸦便从昏沉中惊醒,耳朵边乍响起叶昭的声音,他下意识说了句“谁”。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可以说话也听得见别人说话了。




  “你会说话了?鸦鸦!”叶昭只觉得惊喜。




  “叶昭,你就不怕我告发你吗?”




  “为什么要惧怕?如果我连你这张嘴都封不住,边关这么多年我是如何活下来的……鸦鸦,你太小瞧我了。”




  她这句话一出来,旭凤便不再说话了,叶昭见他如此,索自嘱咐他切不可对外人道出他已经可以说话,只同她讲便可以了。




  他便点了点头,然后他就发现了叶昭为什么要这般的原因。军中的士兵都知道鸦鸦有聋哑之症,说话也并不忌讳他,他便听到了什么“英雄美人天作之合”,“将军可真能忍”,“没想到将军也会温柔”,“鸦鸦姑娘可真是有福了”……




  鸦鸦现在听是能听见了,却没办法反驳他们,只又给叶昭记上一笔账,回到自己的营帐中,谁知,叶昭竟就在里面端坐着,想必是猜到鸦鸦要找他问罪。她先作了个道歉的揖,又慢悠悠道一句:“万望鸦鸦原谅。”




  “你的救命之恩我一定会还的,以身相报就不要想了。”见她一副吊儿郎当,像是调戏的模样,鸦鸦只能用话堵住她的嘴。




  “好啊,我便等着鸦鸦抱我的救命之恩。”叶昭背着手,看鸦鸦不服输的模样,笑着答应了他。




  这一等,等来的是鸦鸦的消失。




  因为旭凤的亲卫终于找到了他的踪迹,如此一来,王子落难记便收了尾,而旭凤也以鸦鸦的身份给叶昭留了最后一封信。




  “将军救命之恩,鸦鸦定当结草衔环以抱。”




  叶昭捏着信,却只摇头,你的恩情我只接受唯一一种回报方式啊。




-未完待续-

路人

按照试阅的说法就是有点瘆人,恐怖,有点点都市猎奇

[大家可以看《子不语》唱歌犬一篇,最后就能看懂了]可能我写的不太好,大家都云里雾里。qaq

没有真善美小灯

OUTSIDER

送给俺 @幻灭 

豪伦

还有那个张梓c小哥哥

我又来瞎搞了。

warning写在ao3开头惹。

补链接。。撒,一

虚妄世界

柏海。送给 @幻灭 

涉及路人以及周心妍【一千零一夜女三】

其余warning写在了ao3开头。

aibo,拉面一go贼

采摘完结篇

叶昭 x 鸦鸦

算上之前的三篇,完结了,给自己鼓掌

送给建华

 @不过一个靓仔 

雷到爆炸,不要轻易点开,但我好像只会写雷文

看过前面的就知道这文啥样了,不想接受的答应我不要好奇